城乡协同让村里人过上城市小康生活

【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

6月12日,80岁的广东省广州市花都区花山镇儒林村村民罗汉滋来到村卫生站,挂号、看病、拿药,整个过程只花了一元钱。“患高血压、心脏病好多年了,我差不多每星期都来,这项政策很好,如果自己买药要花两三百元呢。”谈起“一元看病”的实惠,罗汉滋说。

经过10年探索,花都区通过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基本建立满足不同人群多层次、多样化的健康需求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进一步拓宽卫生服务领域,提升了医疗卫生服务水平,构建起“小病不出村、中病不出镇、大病不出区”的三级农村卫生服务格局,实现业务量、医疗质量、医务人员待遇、群众健康素养、社会满意度的五个提升。

“设备越来越好,药品越来越多,而且每3年我会参加3个月的轮岗培训,促使自己不断提高。”邱华表示,10年来村卫生站的变化也让她记在脑中。这只是改变的一个局部——基层医疗机构树立了全面质量管理、人人参与质控的理念;新技术新项目如胰岛素泵的床边使用技术、糖尿病足的创面护理技术、颈椎外伤患者的颌枕带牵引术、痰培养检查等也陆续开展起来,特色专科不断壮大。

罗汉滋说的大夫,就是卫生站的主治医师邱华。邱华是花山镇15个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团队的一员。“我们每个团队负责2到3个村级站,由中级职称医生担任团长,每个团队由团长、乡医、护士、公卫医生组成,协同作战。基层群众如有身体不适,可以先去村级卫生院,如果病情严重,可以由家庭医生签约团队负责转入门诊、住院或上级医院,这样就由被动服务转为主动参与,满足多层次、多样化的就医需求。”花山镇卫生院院长凌济忠说。

为解决农民看病贵问题,早在2008年5月1日,花都区就开展“一元看病”试点工作,村民在村卫生站看病,只收一元挂号费,药品及诊疗费全免。2016年“一元看病”实现了与城乡居民医保的衔接,村民在村卫生站就诊先行医保门诊报销,自付部分由区财政予以二次补助,可持续性大幅增强。

在顺德区乐从镇水藤村,一个叫“童趣坊”的房间里传来孩子的欢声笑语,教师陈婉莹正在表扬一个答题出色的孩子,给她发放糖果。“我们这里的活动一般在周末进行,和家长们事先约个时间,把孩子们送过来上课。我设计了一些适合小朋友年龄的课程,比如数数、认识周围的物体、如何合理搭配膳食等,还设计了互动环节让孩子们在快乐中学到知识。”陈婉莹介绍。

顺德很多村级工业园区形成于改革开放前后,几十年过后,布局散、规模小、污染重、产出低的转型困局逐渐凸显。为突破发展瓶颈,佛山将村级工业园改造提升作为政府“头号工程”强力推进,通过摸底对全市1025个村级工业园进行登记造册,按照“一园一策”的方式制定整治标准,分类推进,依法淘汰落后产能,为产业发展空间、生态文明建设腾出空间。同时,统筹规划村级工业园改造、村居改造、美丽乡村建设等,提升城市品质,改善乡村生态;以新发展理念运用项目改造成果,打造新的产业平台和发展载体,引入一批科技水平高、产业带动强的企业落户,带动集体资产增值和集体经济发展。

乘车经过广东佛山顺德区龙江镇,道路两旁能看到很多家具工厂。一场“腾笼换鸟”的大动作——村级工业园改造正在这里悄然推进。

龙江镇在推动旧工业园区改造的同时,围绕“定产业、定规划、定标准、定扶持政策”要求,坚持高标准、高定位推进园区的规划建设,对入园企业以及园区运营商加码配套不少于1亿元的扶持措施,共同打造超10平方公里的产城人文融合发展现代化园区。目前五大千亩园区已有进驻和意向项目。

“临床研究显示,运用中医药的综合干预,较没有运用中医药综合干预的临床疗效有显著的差异。”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科技司司长李昱介绍,仝小林院士团队正在针对恢复期康复的中医药干预开展研究,部分研究成果已经在临床中得到推广和使用。

治愈出院的患者中,有一部分虽然核酸检测已呈阴性,但身体还未完全康复,需要持续的医学干预和心理康复。在这方面,中医药有着丰富的经验积累和干预的技术手段。

“在这里给大家上课,首先是能把很多有趣的知识分享给孩子们;其次,和孩子们一起互动,他们的童真童趣也一直让我受到感染,自己也感觉更加年轻了,这就是小康生活吧。”陈婉莹说。

“我的家具工厂是从父辈开始做起的,也就是几个人‘小打小闹’。村改开始时,我们投票也有顾虑,担心没啥收益,后来看到政府有相关扶持政策就支持了,现在工厂临时搬到了附近的村子。”顺德区龙江镇新华西村村民李樟添说,很期待村级工业园面貌由原来的“脏乱差”工厂变为标准化车间。

报道称,这种罕见的骨骼结构最多见于患有特发性心肌纤维化的黑猩猩体内。这种疾病导致心脏生成可能危及生命的瘢痕组织,是包括黑猩猩和人类在内的很多动物的常见疾病。这项意外发现可能给黑猩猩带来更好的治疗,对这个物种来说,心血管疾病很常见。此外,考虑到人类与黑猩猩亲缘关系如此密切,这项研究可能也适用于人类。

“我们经治的7例危重症患者都在ICU,其中有两例经过中医药治疗以后,很快顺利拔管脱机。”叶永安说,这两例患者分别在第3天和第7天拔管脱机,此后给普通吸氧,呼吸就很顺畅。

“以前大病小病都要去镇上,现在不用了,大病去镇上,小病在村里就可以看,这里的医生很专业。”罗汉滋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点开一个“儒林高血压”微信群,“卫生站的大夫就在这个群里,有啥事我就会问大夫,大夫还会经常询问我的身体情况,提醒我按时吃药。”如果说“一元看病”解决了看病贵,那么,家庭医生签约则解决了看病难。

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是传染病防控的重要手段。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仝小林院士说,武汉疫情出现社区传播之后,中央指导组果断决策,将中医药治疗和干预纳入“四早”内容。结合社区拉网排查,第一时间为集中隔离点的发热、疑似、已确诊轻型和普通型患者以及一些密切接触者发放药物。

文化惠民,村文明站服务赛过城里社区

在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带队接管的江夏方舱医院,通过中医药为主的中西医综合治疗,564名患者均没有转为重症。

在张伯礼看来,重症救治的经验是“中药注射剂要大胆使用、早点使用。”他举例说,生脉注射液、参麦注射液,对稳定病人的血氧饱和度、提高氧合水平具有作用;痰热清注射液、热毒宁注射液,和抗生素具有协同作用;血必净注射液对抑制炎症风暴控制病情进展有一定的效果。

依托这一平台,水藤村民的文化生活可谓丰富多彩,“岁月如织·花香如诗”花艺培训班、“韵动瑜伽”培训班、“我们的节日·中秋”悦享中秋——党群同欢活动……2019年以来,水藤村实践站共举行18场次活动,成为打通宣传群众、教育群众、关心群众、服务群众、满足群众“最后一公里”需求的新平台。

中西医结合治疗减缓、阻止重症转危,降低病亡率

(本报记者 周世祥 吴春燕 王忠耀)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而全民健康的短板在基层,所以,我们要做到的就是打通基层群众看病的‘最后一公里’。”凌济忠表示。

“我们跟(武汉市)武昌区政府、湖北省中医院和后方的刘保延团队一块儿,创建了一个‘武昌模式’。”仝小林说,通过社区短期内大面积发放药物,用通治方治疗,产生了比较好的效果。同时,患者通过在药袋表面扫码进入一个App平台,中国中医科学院刘保延教授组织了数百人的医师队伍,通过该平台在后方为患者一一解答用药相关问题并进行心理疏导。

不少专家表示,中西医结合治疗能够减缓、阻止重症向危重症转化,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

“以前村级工业园多是做家具的小作坊,管理不规范,一层里有好多家厂子。新的园区通过淘汰不规范的企业、集中扶持较大规模企业,不仅村环境改善了,企业的管理也得到了提升。重新入驻后我打算再增加些设备,适应市场。”李樟添这样谈到对未来的打算。

父母上班忙,孩子放学后或周末怎么办,许多城里社区可能都没能解决的问题,在水藤村红基石党群服务中心得到了答案。据了解,红基石党群服务中心是水藤村实践站集党团培训、文化传承、社区教育、志愿服务、体育健身于一体的党建文化综合阵地。这里以党建引领为核心,将党建基地、志愿组织、文化协会组织、体育协会组织、青年组织、妇女组织、社工组织等融合在一起,为村民提供党团培训、志愿服务、社团孵化服务、社区教育服务、村民学习、创业培训等服务,打造联动社会力量的党建文化基地,探索党建引领乡村文化发展的新途径。

“我相信,村改是顺德走向小康社会的最好道路。破旧的村级工业园占用了顺德70%工业用地,却只贡献了4.3%的增长速度,脏、乱、查、小、散、乱现象突出。从2018年开始改造后,村民们从不理解到理解,从疑问到支持,现在很多村子的表决结果都是满意。”顺德区委常委、区村改办主任梁伟沛说。

在这项研究中,16只黑猩猩的心脏接受了X光微电脑成像扫描。其中一些黑猩猩患有特发性心肌纤维化,另一些没有。

拉特兰通过电子邮件对本网站说:“16只黑猩猩中的3只有心骨,1只有心软骨,这4只黑猩猩都患有严重的特发性心肌纤维化。”

“就我们在武汉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的救治经验来说,一般的病人都有发热、咳嗽、气喘、乏力的症状,还有氧饱和度降低的表现。”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党委书记叶永安介绍,采取中医及中西医结合的综合治疗后,这些病人症状都有明显好转,发热、乏力、咳喘缓解率都在90%以上,体现了综合救治能够有效阻止重症向危重症转化。

据仝小林介绍,自2月3日开始大面积发药,在武汉及其周边地区,通治方“寒湿疫方”的药发放了72.3万服,覆盖5万多人,使很多病人在早期就得到控制,不向重症发展。

协同医疗,打通群众看病的“最后一公里”

早期介入、大面积发放中药有效阻止疫情蔓延

恢复期中医药康复干预经验和手段丰富

“对于重症患者,我们还是强调西医为主,中医配合,中西医结合。但是中医配合有的时候是四两拨千斤。”张伯礼说。

转型升级,村级工业园有了新气象

“我们统计了600多例的病人情况,恢复期的病人主要存在着14个主要症状,比如说咳嗽、胸闷气短、乏力、失眠、纳差、出汗、心慌等,这些症状,中医药用非药物疗法往往会取得比较好的效果。”仝小林说。

根据英国《科学报告》杂志11日发表的一项研究,这种存在于某些动物心脏中的心骨也出现在一些黑猩猩体内。这是首次在类人猿物种中发现心骨。

“一元看病”只是珠三角地区城乡协同发展的一个见证。珠三角地区是我国乡镇经济发展迅速的地区之一,乡镇“钱袋子”鼓了之后,医疗、基础设施、文化建设等方面是否跟得上?村里人又是如何过上城里人的小康生活的?

有时乏力、咳嗽或精神不太好,肺部炎症没有完全吸收,免疫功能没有完全修复……“这种情况下,我们采用中西医结合办法,做一些呼吸锻炼,同时配合中医药针灸、按摩等综合疗法,可以改善症状,促进肺部炎症吸收,对脏器损伤的保护、对免疫功能的修复都有积极作用。”张伯礼说。

针刺、艾灸、八段锦、穴位贴敷、拔罐……中医药有许多非药物疗法,已在这次新冠肺炎防治过程中得到应用。

“集中隔离,普遍服中药,阻止了疫情的蔓延,是我们取胜的基础。”张伯礼说,在向其他方舱医院推广经验后,1万多名患者普遍使用中药,各个方舱医院的转重率基本在2%至5%左右。

研究报告共同作者卡特琳·拉特兰在诺丁汉大学的一篇新闻稿中说:“在一个物种中新发现一种骨头是罕见的,尤其是在解剖学特征与人类非常相似的黑猩猩身上。这使人疑惑是不是有些人类也可能有心骨。”

顺德村改改出了新发展理念产业园,也改出了乡村大振兴。通过村改,村集体收入倍增,保留了更多的集体物业,从“分多留少”变成“留多分少”,一改过去“分光吃光”的观念;还腾出公共空间,新建、扩建了多所学校。据了解,龙江镇还将分别支持完成村改的村(居)不少于2000万元用于加快乡村振兴项目落地,用于路网改造、河涌整治、公园建设、新建学校等民生项目的建设,进一步改善农村生活环境,让村民收获看得见、摸得着的幸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