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一片“看不懂”玩转时间不止《信条》

玩转时间,不止《信条》

作为今年最受瞩目的暑期档大片,好莱坞著名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的《信条》备受期待。该片因为新冠疫情多次推迟档期,最终还是在8月底9月初与全球观众见面,而且是回归传统影院。本月4日,《信条》在中国上映,片中大量眼花缭乱的视觉奇观和震耳欲聋的声效,的确最适合在影院观看。影片对“时间”概念的复杂拆解,超越一般层面的好莱坞大片,“一头雾水”成为观众走出影院后最多的感慨。

在科幻文学和相关影视作品中,“玩转时间”可以算是最受欢迎的“主题”之一,尤其是时空穿越等题材,总让人乐此不疲,还可以和喜剧、爱情、动作戏轻松嫁接。“老超人”克里斯托弗·里夫主演的《时光倒流70年》,讲述的是感人至深的爱情邂逅;而罗伯特·泽米吉斯的《回到未来》三部曲中既有青春冒险片的喜剧元素,也探讨了平行宇宙的可能性。

在越来越数字化的好莱坞,像诺兰这样坚持实拍,迷恋传统胶片摄影的导演算是仅存的“另类”。毕竟越来越逼真的CG技术几乎可以实现导演们的所有意图,虽然成本不菲,但便于控制场面和进度。而实拍过程中若稍有不慎,将产生巨大风险。这就需要事先进行详细周密的计划和大量排练,保证实拍“一条过”。

北美疫情形势仍然严峻,华纳兄弟公司和名导诺兰的《信条》肩负拯救好莱坞的“重任”。专业票房网站“Boxofficemojo”认为,《信条》的票房表现将是重要的行业信号,票房高低代表着电影市场是否从疫情中恢复。虽然现在尚未统计北美和全球票房,但美国媒体普遍看好《信条》的市场表现,毕竟该片的口碑评分不错(烂番茄74%新鲜度,Metacritic网媒体均分69),且北美大部分院线已经重开(AMC院线70%开业,上座率最高50%)“Boxofficemojo”称,《信条》票房要关注“长线”,未来趋势可以参考同为“高概念科幻片”的《盗梦空间》。

在塞斯普罗蒂亚州当局的照料下,这四名儿童被安置于当地酒店,并通知了希腊移民政策部,以开启程序将他们转移至未成年人照料点。在此期间,他们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测。当晚检测结果显示,其中两名儿童呈现阳性。

报道称,塞斯普罗蒂亚州当局对警局大楼以及儿童居住的酒店进行消毒。四名儿童将被送往位于普雷韦扎的隔离酒店。(刘凡)

穆拉什科说,疫苗研究的第三阶段可以与疫苗投放到民用流通同时进行。同时,将继续收集有关实验样本的数据。

这四名难民儿童均来自叙利亚,三名男孩,一名女孩。他们于当地时间9月14日,被发现在伊古迈尼察港口附近徘徊。据报道,他们从希土边境埃夫罗斯州入境,而他们的父母未能穿越边境。

在中国,4日上映的《信条》周末票房已经突破2亿元人民币。对普通观众而言,《信条》的科幻概念门槛比《盗梦空间》要高得多。诺兰在传统的007式特工片的外壳下,“发明”了一个“正时间和逆时间同时存在”的世界。尤其在影片后半程,会同时存在多名处于“正/逆/正”等状态的主角。观众被“倒放”镜头震撼的同时,还得思考人物的真正身份和意图。要在快速剪辑和大量对话中跟上导演思路的确不容易,许多观众走出影院时表示“大脑一片空白”,看完网上的分析后仍然觉得一头雾水,这也为该片带来不小话题度。

对于《信条》带来的复杂观感,美国《环球邮报》等媒体表示认可:这是诺兰“对于时间逆向工程的极端演习”。《纽约时报》则认为片中那些“眼花缭乱的宏大场景不过是在抖机灵”,而《波士顿环球报》则批评影片“越往后越混乱”,英国广播公司(BBC)直言,“影片的情节和概念在重压下崩溃了。”法国作为全球最早上映的国家之一(8月26日),《信条》的口碑(3.7分)略低于诺兰的上一部作品《敦刻尔克》(4.1分)。《巴黎人报》评论称,该片是诺兰“对007式间谍片的致敬和对时间‘形而上学式的思考’”,而《新观察家》则非常愤怒地表示:“(这片子)啥都不是,太令人失望了!”

据俄新冠病毒疫情防控指挥部17日消息,在过去一天内俄新增新冠病毒感染病例6406例,全俄累计感染者超过75.9万人。(完)

对于打乱时间线引发的逻辑悖论,许多科幻、奇幻类影片都有探讨,《信条》中被多次谈及的祖父悖论(法国科幻小说作家赫内·巴赫札维勒1943年在小说《不小心的旅游者》中提出,悖论情形如下:如果你穿越回过去杀死了你的祖父,那么未来也不会有“你”的诞生),在不同影片中有不同解决方案。根据科幻大师罗伯特·海因莱茵小说《你们这些回魂尸》改编的《前目的地》中,伊桑·霍克饰演的主角通过穿越时间线,完成“和自己结婚后生下自己”的奇迹;而在布鲁斯·威利斯和约瑟夫·高登-莱维特主演的《环形使者》中,主角需要靠“杀死自己”形成“闭环”。

诺兰对时间带来的种种可能性一直颇为着迷,早期代表作《记忆碎片》颠覆了时间的线性属性,在电影中将主角过去的记忆和当下的经历切割成片段,重新表述;《盗梦空间》中,主角每深入一层梦境,其身处的时间轴都会被拉长;《星际穿越》则完全是用视觉方法呈现“时间维度”,称得上是一本理论物理教科书。

穆拉什科同时透露,俄罗斯开发了抗新冠病毒的药物并准备向其他国家提供。俄罗斯直投基金已与哈萨克斯坦签署了一项协议。根据该协议,俄将向哈萨克斯坦提供抗新冠病毒药物阿维法韦(Avifavir)。在此之前,该药已提供给白俄罗斯并将提供给巴西等国。

穆拉什科表示,具体时间大约是在8月的中上旬。他强调,此前俄罗斯“加马列亚”流行病与微生物学国家研究中心进行的新冠病毒疫苗实验取得了良好结果。而俄罗斯“矢量”病毒学与生物技术科研中心开发的疫苗将在鉴定后的2至3个星期后开始临床实验,时间也是在8月。

诺兰代表作《盗梦空间》中,梦境中巴黎街道爆炸、碎屑横飞的镜头就是实拍;零重力打斗场面则是专门建造了可以360度旋转的场景,让演员在天旋地转的“酒店”中表演。《星际穿越》开场时的500英亩玉米田是剧组为了实拍自己种的,影片末段那个超越想象力的五维空间,也是借助道具搭建出的实景。不少影迷还对小丑在《蝙蝠侠2:黑暗骑士》中炸掉医院的实拍场面津津乐道。

这次拍摄《信条》中的重头戏——奥斯陆机场遇袭时,诺兰真的找来一架废旧的波音747X1,拍摄飞机撞向大楼后引擎爆炸的真实场面,最终的银幕效果无疑比CG制作或微缩模型逼真得多。诺兰之前的作品中虽然有不少是“高概念科幻片”,但为了展现逼真物理质感,仍是实拍居多。

据《俄罗斯报》消息,目前除了“加马列亚”和“矢量”等病毒研究机构在开发新冠病毒疫苗外,俄还有联邦生物医学署下属的疫苗和血清研究所等多家机构在开发新冠病毒疫苗。此前,穆拉什科说,俄罗斯有17种疫苗有希望成功,最终投入工业生产的大约会有3至4种。

对于时间线混乱后引发的悖论,更多影片选择通过“平行宇宙”概念化解:第三和第四部《复仇者联盟》中,钢铁侠等人为了不让时间线分叉崩溃,从过去借来宝石后需要还给过去,美国队长还遇到过去的自己。这一解释看似合理,最后却又在年迈的美队身上说不通。可见“玩转时间”虽然好看也好玩,但想要讲清楚却并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