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4月19日

假合同还是假业绩原财务经理实名举报又撤回却揭开这家上市公司资本套路

每经记者 宋可嘉 岳琦    每经编辑 张海妮    

“我可以实名举报。”庞天伟曾肯定地确认。在这之后,他跑了两家税务部门,递交了举报材料。

曾信誓旦旦实名举报,后又因解开矛盾而突然反水,在庞天伟这一反差极大的举动背后,是什么令苏州普瑞选择此时火速与庞天伟解开矛盾?

如何完成业绩承诺,是当时苏州普瑞最要紧的事情。庞天伟表示,当时他每天都会报利润数据给中恒电气财务部。 

所谓的“商业机密”与庞天伟举报信内容直接相关。 

累计收到港澳台地区通报确诊病例6535例。其中,香港特别行政区5866例(出院5295例,死亡108例),澳门特别行政区46例(出院46例),台湾地区623例(出院553例,死亡7例)。

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5例(境外输入4例);当日转为确诊病例4例(境外输入2例);当日解除医学观察15例(均为境外输入);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321例(境外输入317例)。

近300倍溢价并购的猫腻,留下扯不清的无形资产和商誉

不过这场口头协议未能成功执行。在协商破裂后,庞天伟决定实名举报。

庞天伟所提供的北京中恒博瑞数字电力科技有限公司与苏州普瑞签订的合同

庞天伟向税务局提交的举报信截图 

庞天伟向苏州市税务局稽查举报苏州普瑞与另一家公司苏州顺顺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

7月31日,庞天伟分别去了苏州市税务局稽查局和苏州工业园区税务局进行实名举报,并递交了他所准备的材料。

但不过两个星期,庞天伟改主意了,已经跟苏州普瑞解开矛盾的他,突然声称此前向税务局举报苏州普瑞是报复性举报,是他与苏州普瑞公司原总经理毛建良以及原董事长周庆捷私人矛盾所致。同时庞天伟声称,他所提交作为证据的几份盖有公章的合同也均非苏州普瑞出具的合同,而是自己伪造。

而对于和庞天伟此前是否有过接触并协商过协议,雷卫清称:“中途有过一次这样(的)接触,他也是反映这些情况,我说我也不太清楚。”至于过往是否有和庞天伟达成协议,雷卫清则称,“没有什么协议”。 

2015年,能源互联网概念股一度站上风口。本以电力信息化和电力电子产品制造为主要业务的中恒电气,也开始加速布局,并购苏州普瑞被视为重要一环。

时间回溯到2015年,当时正忙于布局能源互联网业务的上市公司中恒电气宣布,将并购主营业务为电力需求侧管理及电能服务的苏州普瑞。

据庞天伟自述,2016年9月28日,庞天伟就从苏州普瑞离职。作为中恒电气派至苏州普瑞的财务经理,庞天伟处于两方利益博弈之中。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凭借这笔9000万元的溢价并购,中恒电气站上了当年炙手可热的能源互联网风口。但投资者最终看到的是,业绩变脸、商誉减值,直到苏州普瑞消失在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之中,甚至连业绩承诺实现情况都披露得不清不楚。

5年前的财务经理工作经历,让庞天伟很长一段时间仍然不平,和“老东家”在离职赔偿上纠缠无果之后,他决定用手里掌握的材料实名举报。但不过两周时间,曾经的信誓旦旦化为乌有,和“老东家”解开矛盾的庞天伟,又希望撤销之前的举报。

报道称,华为表示,早在一年前就依据美国《信息自由法案》赋予的权利向美政府部门提出了12项信息披露要求,但几乎没有获得任何回复,尽管法律规定“申请快速处理的要求通常应在20个工作日内给予答复。”起诉书称,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最高法院就孟晚舟被捕和引渡案进行的审讯被全球媒体广泛报道,引发史无前例的关注,更加证明美国相关部门有必要尽快公开相关文件,“因为此案可能存在的很多问题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政府诚信度影响公众的信心。”

境外输入现有确诊病例278例(其中重症病例3例),现有疑似病例3例。累计确诊病例3821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3543例,无死亡病例。

根据庞天伟提供的任职资料及其自述,2015年底,应聘中恒电气入职后的庞天伟被派至苏州普瑞任财务经理。2015年是苏州普瑞并表中恒电气的第一年。这一年,在中恒电气披露过的关于苏州普瑞的业绩承诺中,苏州普瑞需要完成税后净利润不低于800万元的业绩指标。

记者就此向苏州工业园区税务局寻求回应,对方以税收违法举报保密规定婉拒采访。

截至11月25日24时,据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现有确诊病例306例(其中重症病例7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81550例,累计死亡病例4634例,累计报告确诊病例86490例,现有疑似病例5例。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877922人,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10768人。

目前,对于和庞天伟的接触,雷卫清表示,“我们也是在问他一些情况,没有什么过分的东西”。 

庞天伟要举报的对象是曾经的“老东家”苏州普瑞。其在举报信中称,“本人庞天伟,曾在2015年12月21日~2016年9月28日任苏州中恒普瑞能源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财务经理,现实名举报该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和股权交易过程偷逃个人所得税”。

在提交给苏州工业园区税务局的举报信中,庞天伟提及苏州普瑞2015年曾分别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215万元给北京中恒博瑞数字电力科技有限公司(中恒电气全资子公司),以及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426.8万元给杭州中恒云能源互联网技术有限公司(中恒电气全资子公司),并都有伪造技术服务合同的行为。

庞天伟提供的杭州中恒云能源互联网技术有限公司与苏州普瑞签订的合同

而离职时未谈妥的离职补偿也成为后续庞天伟选择实名举报的导火索。在进行举报之前,庞天伟表示曾在2019年联系过苏州普瑞,双方一度达成补偿的口头协议,不过需要庞天伟承诺对知晓的苏州普瑞公司“商业机密”保密。

2020年7月的最后一天,苏州的清晨,一早起来的庞天伟已经在忙着准备资料。这一天,他总共跑了苏州两个区的税务局进行实名举报。 

四处举报的原财务经理,解开矛盾后迅速反水

不过,这一戏剧化的操作也揭开了一家上市公司的并购套路和财务猫腻。庞天伟曾任苏州中恒普瑞能源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州普瑞”)财务经理。庞天伟的实名举报信称这家公司财务舞弊,甚至涉嫌伪造发票。而这都发生在上市公司中恒电气(002364,SZ)对苏州普瑞的并购之后。

苏州普瑞在评估基准日2015年2月28日的净资产账面值为20.54万元,评估后的股东全部权益资本价值(净资产价值)为6105.82万元,评估增值6085.28万元,增值率达296倍。

2020年7月29日,庞天伟去了苏州工业园区税务局实名举报苏州普瑞,苏州工业园区税务局建议他在苏州工业园区税务局举报的同时,也去开票源头举报。

从新能源充电桩到5G通信电源,从新基建特高压到特斯拉,多年来中恒电气从来不缺热点概念。与风口、热点、并购相伴的是中恒电气大起大落的股价及大股东违规减持。8月19日晚中恒电气公告显示,董事长朱国锭因涉嫌操纵中恒电气股价、拒不配合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依法履行职责,证监会决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8月20日,中恒电气股价“一”字跌停。

庞天伟所举报的苏州普瑞,在2015年被中恒电气收购时,曾被视为中恒电气“迎接电力体制改革和能源互联网发展迈出坚实的一步”。 

对于庞天伟的举报,苏州普瑞现任董事长雷卫清回应记者称,“我是听说了,但是我是后面来的,关于收购或者是一些历史情况,我是一点都不清楚的。所以说我也回答不出你的问题,因为我是2017年底才到这个公司的”。

SHARE:
bob电竞体育 0 Replies to “假合同还是假业绩原财务经理实名举报又撤回却揭开这家上市公司资本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