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22日

北美观察丨你所不了解的美国安度晚年有多难

9月底,美国犹他州一位89岁的老人纽伊(Derlin Newey)因退休金不能维持生活,不得不外出打工,帮披萨店送餐。这件事被披露后,热心网友为他筹集了1.2万美元小费,希望帮他度过难关。当地媒体提出了一个问题:什么样的社会保障体系迫使一个89岁的老人在晚年不得不四处奔波送披萨以维持生计?

美国“脱贫之战”50年 大量老人不得不坚持工作

截至目前,和田市已累计实现2.2万余户、10万余人脱贫,91个贫困村全部退出,贫困发生率降至零。(完)

玉叶村距离和田市35公里,2017年民众入住村子,210户中其中贫困户有107户574人,人均收入不足4000元。到今年11月,全村居民人均收入突破1万余元。

美国人的退休保障主要有三个来源,一是政府社会保障(social security),二是企业退休金计划,三是个人储蓄。接近80%的60岁以上老人需要社会保障。

玉叶村第一书记钦镇华介绍:“三年来,我们村大力发展设施农业,大棚成为农民长期增收渠道。除了发展季节性蔬菜外,还引进了灵芝、草菇、鸡腿菇等。”

多胎羊成为村民的致富羊。“现在村民在家门口致富,多胎羊好管理,好饲养。村里有技术指导员,帮助村民免费指导、及疫病防治等。”木合塔尔·吾守尔说。

和田市吉亚乡苏玉兰干村,村民阿巴拜克尔·卡迪尔创办的养羊合作社。陶拴科 摄

生态养殖提高民众收入

苏玉兰干村第一书记木合塔尔·吾守尔介绍:“今年村子里养殖多胎羊已经有580多只,每只羊给贫困户补贴1000元,村民养殖积极性很高。”

沙漠腹地温差大,日照时间长,发展大棚有着极好的条件。三年多时间,吉亚乡的团结新村、金叶村、玉叶村已经从茫茫沙漠变成拥有1043套住房、2156座温室蔬菜大棚的现代化乡村。曾经肆虐的黄沙迎来了久违的蓝天,贫瘠的沙地变成了肥沃的沙田。一排排整体的房屋错落有致,独具特色的美丽村庄,成为大漠深处一道美丽的风景。

和田市吉亚乡村民在管理大棚蔬菜。陶拴科 摄

社保入不敷出 增收节支面临两难

这样,又导致了一个现象:高就业率下事实上的非充分工作。新冠疫情前,美国失业率较低,但很多企业为了不支付福利医保成本,经常控制时薪制员工的工作时长,这样工资收入自然不会很高。美国餐饮业和其他一些服务行业通常需要支付10%以上的小费,就是因为很多服务员底薪极低甚至没有底薪,收入来源主要靠小费。

美国前总统林登·约翰逊1964年首次提出 “脱贫之战”(War on the Poverty)政策,50多年来,美国老人的贫困水平已降到10%以下。然而,如果采用更科学的“补充贫困水平(SPM)”指标来衡量老人的贫困状况,老人的贫困率会大幅上升到接近14%。

如果觉得14%水平不算很高的话,那么再看看老人们为了生活所做的努力 。根据美国劳工部的数据,2019年,65-74岁和75岁以上的老人的劳动参与率(工作或正在积极找工作)分别为超过25%和10%。未来十年这个比例还会继续上升。

任金齐是村里大棚种植的技术骨干,常常帮助村民解决技术问题。“我们本地蔬菜一直供不应求。”

“零工经济”兴起 安度晚年更难

美国社会保障现在覆盖大概7000万人。只有缴纳工薪税到达10年后才能获得退休后的福利(残疾人士不受此限制),个人的退休社会保障与缴纳的金额和时间成正比。从2019年开始,可以拿到全额的退休福利的正式退休年龄是67岁。提前退休的话,最低只能拿到全额的约三分之二。如果选择到70岁以后再退,社保收入可以高约30%。但是对有些人来说,因为基数不高,这多出来的30%有可能还抵不上多交的税和损失的退休金,延迟退休未必“划算”。

高就业率背后的非充分工作

承包商、自雇人士,并没有听起来那么风光。承包商原来的含义是业务自主、时间自主、按工作量收取费用,与被服务者的关系没有那么紧密,但目前现实中很多行业都采纳这种用工方式。2017年,这类性质的劳动人口在1000-1500万人之间,比十年前上升了30%,多数是低收入工作。除少数行业外,独立承包商的收入并不高,平均年收入不到4万美元,社保、医保和假期等等福利要视合同而定,或者完全自己承担。

和田市吉亚乡苏玉兰干村是附近有名的养殖村,村民阿巴拜克尔·卡迪尔前几年靠养鸡致富,今年在村子里办起了养羊合作社。“这几年村子养羊的农户多了,我办合作社和村民一起致富。村民忙了,就把羊交给我们合作社,替他们托管。”

玉叶村是从沙丘上建起的新村。5年前,和田市在这里陆续建立了3个新村,把地处偏远、自然条件较差的山区民众,迁搬到这里。并通上了自来水、动力电、宽带、天然气,满足村里生活的需求。

67岁领全额社保 想提前退休?难!

今年1-9月和田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80.41亿元,增长4.4%,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4万元,增长7.2%,农牧民人均纯收入8388元,增长9.1%。

从贫困户“变”种植能手

从产业变化上来看,制造业离开美国,从业者大幅减少对退休人员整体收入影响很大。美国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口达到三分之一,但没有接受过大学教育的劳动者仍占多数。相比其他行业(特别是服务业),制造业能够提供给这些劳动者的工资水平一般都较高。

钦镇华回忆,2017年刚开始,许多村民对大棚顾虑重重,担心种不好无效益。“村子建设了400座大棚,利用设施农业大力发展采摘、生态观光。通过培育和发展,种植反季节性蔬菜给村民带来了收入,村民尝到了甜头。”

(特约评论员 孟峥)

村民奥布力艾散·麦提赛尔介绍:“今年5月份我买回来10只羊,现在已经产下了9只小羊。估计到明年5月,我的羊能繁殖30只左右。”

随着制造业衰退,科技发展让很多行业大幅减少人力,只有零售、餐饮和医疗保健等行业才能大量吸纳劳动就业人口。这些行业的门槛低、工资不高,同时利润也不高。雇主为了节约成本,广泛采用“时薪制(hourly employee)”,即按工作小时数支付薪酬。目前美国总的就业人口中,时薪制员工超过一半。时薪制下,雇员有工作的时候才有钱拿,如果工作时间没有达到一定标准,雇主还不用提供退休和医保福利,可以节约大量成本。本文开始提到的89岁送餐老人纽伊,每周的工作时间是30小时。为什么?因为超过30小时雇主就需要承担基本社会福利。

社会保障主要由社保基金提供资金,主要来源是工薪税,税率为工资的12.4%。雇员和雇主各缴纳6.2%。社保是刚性支出,每年大约占美国联邦总预算的四分之一,近几年的支出都在1万亿美元左右。截至2019年,社保基金结余约3万亿美元,看起来不少,但实际上社保基金的收入从2010年开始就低于支出(收支不抵)。国会研究机构测算社保基金将在2035年枯竭(净支出)。要达到收支平衡有两条路:要么大幅提高工薪税,要么降低退休福利,但哪个实行起来都很难!

过去四十年,低收入人口中制造业的就业比例下降了50%, 而服务业的就业比例上升了20%。如果不考虑各级政府的就业人员,沃尔玛在美国22个州是最大雇主。美国雇佣劳动力最多的10个企业中,有6个是连锁超市或者快餐店,没有一个制造企业。

为拓宽民众就业和增收渠道,苏玉兰干村把发展多胎羊养殖作为主导产业,采取“合作社+联户+基地”的形式,引导全村抱团规模化、产业化发展。

这还不是故事的终点。近年来美国兴起的“零工经济(Gig economy)”和雇佣方式的多样化增添了 “安度晚年”的难度。

退休人员组织AARP的数据显示,美国65岁以上人口平均社保年收入大约在1.6万美元,比个人贫困线1.3万美元稍高一些。这是什么概念呢?据估算,2020年,和纽伊同龄的美国人,平均每月能拿到1579美元社保,但这笔钱勉强刚够房租(2020年2月,美国公寓的月平均租金为1468美元)。这就导致一些老人退休后还要继续工作以维持生计。

工作不固定、工资低,自然缴纳的工薪税就低,存不下钱,更无法参与退休基金。当下的美国,技术发展和经济发展有时候不但不能帮助穷人享受更好的收入和工作条件,反而成为他们的障碍。安度晚年谈何容易。

村民阿布都·艾热木告诉记者:“去年我种植了5个大棚,纯收入5万多元。大棚比较稳定,蔬菜供应一直挺好,尤其冬天,每天都有收入。”

按照美国劳工部的定义,“零工经济”工作指数字化经济创造的非固定性工作,最典型的就是网络打车企业“优步(Uber)”的司机。以优步公司为例,如果司机算做雇员,公司需要承担一半的工薪税(6.2%)并提供医保。很显然,出于成本考虑,这类雇主更愿意选择外包工作。引申开来,“零工经济”的参与者通常包括自雇人士(临时工)和独立承包商。

和田市吉亚乡玉叶村种植的灵芝。钦镇华 摄

此外,还需要考虑预期寿命。2020年美国人均预期寿命达到80岁,但是因为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富人一般比穷人的寿命长10-15岁。在一些贫穷的地区,预期寿命只有65岁。

补充退休保障难覆盖低收入人群

制造业岗位流失对低收入人群冲击大

近年来,因为企业退休金带给企业的负担越来越沉重,个人储蓄占的比重上升,企业和职工共同出资的各种退休储蓄增加。目前最普遍的401(K)储蓄计划大约覆盖5800万人,多数是中高收入者,不到总劳动人口的一半(401K计划,即企业和个人分别向退休储蓄账户存款,退休后可以领用)。加上其他退休计划,整体覆盖率仅为美国劳动人口的一半。对低收入者来说,即使雇主愿意提供退休储蓄,很多人也负担不起自己应缴的那一部分,所以政府社会保障成为他们退休的最大依靠。

SHARE:
bob电竞安全吗 0 Replies to “北美观察丨你所不了解的美国安度晚年有多难”